<th id="p3fdv"></th>

          <th id="p3fdv"><progress id="p3fdv"><listing id="p3fdv"></listing></progress></th>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愛情故事 > 離開放愛一條生路

                離開放愛一條生路

                時間:2018-10-07來源:網絡 作者: 纏枝蓮

                霓生決定墮落的時候,臉上已經不動聲色了。

                如果天使能墮落的話,霓生也會墮落的。為什么要純潔下去呢?為誰純潔呢?從前,霓生干凈而透明,每天纏在蓁川的身邊,和他一起打拼,一個不過是做皮革起家的商人,如今也混成了老總,各種各樣的生意,大到房地產,小到服裝貿易,蓁川,再也不是那個剛剛畢業只有三百塊錢的窮大學生了。

                但是,蓁川和她說了再見。

                他們沒有結婚,算不得糟糠之妻。認識蓁川時,他已經結婚,不過,他的婚姻,是以自己身體為代價的。對,他長得好看,很男色,看過的女人都會心動。

                現在,他更趨向完美,有錢,英俊瀟灑,而且,錢可以讓人優雅起來,他學會了抽煙,說幾句不嫻熟的英語,打高爾夫,在五星級酒店的大堂里假裝欣賞里斯特的鋼琴曲,并且準確說出這是第幾鋼琴曲。

                錢真是好東西,有時候,真的可以讓人改頭換面。

                他們一起打拼的時候,他整天說陜北的土話,帶著山藥蛋味道,而且,總是說,我操,我操。現在,他優雅得一塌糊涂。

                二十一歲的霓生,是跟著他打工出來的,九年,從一個小公司,到屹立京城的大公司,公司在北京建國門一帶,地處繁華鬧市。人力部再招的員工,無一例外全是明星類的,清華北大畢業不算,而且,男的英俊,女的靚麗。

                可是,三十歲的霓生,已經人老珠黃。

                在一個看似美好的夜晚,在做完最后一次愛之后,蓁川忽然說,要不,你去英國讀書吧,所有費用我出。

                霓生看了一眼他,你終于要趕我走了,其實你應該直接說分手,這樣,會讓我更看得起你。

                她拿了蓁川五百萬,不多,這十年,風雨同舟,做情人做助手,五百萬算什么?這是她應該拿的。

                走了也好,免得做一輩子情人,連個退路也沒有。

                可那天晚上,她喝醉了,喊著蓁川的名字,到底,他成了她的朱砂痣。在心口,在將近十年的記憶里。她開始在那些一夜情的網站上混。掛在MSNQQ上,視頻。挑那些好看的男子。確切點說,是挑和蓁川長得類似的男子。第37天,她挑中了一個男人。23歲,猶如蓁川十年前一樣的好看俊朗,唯一不同的是,他是鴨子。明碼標價,一夜千金。

                霓生沒有想到自己這么不要臉了。墮落的好處是什么?就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她有錢,有閑,有大把的無聊時間,可是,她沒了愛情,愛情是件奢侈品,她消費不起了。

                約了在酒店見面。

                她說,戴斯酒店吧,好不好?那里外國人多,而且情調好。說完她后悔了,這種一夜情,這種消費,還講什么情調?有個床就是最好的。

                她是故意讓自己墮落的。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然后,就麻木了。麻木了,就不會痛苦了,就不會天天夢到蓁川了。

                九年,這是一個夢。

                約在2109房間。門響的時候,她還是驚了一下,透過貓眼向外看。是的,是他。年輕、帥氣,有迷人的性感。

                開了門,她一下就被抱住。

                太突然了,她一下子覺得太戲劇化了,轉過身,她笑著對藍燁說,其實,你不必這樣,錢,我不會少你的。

                說好是一千塊的,她帶了兩千塊,如果他用心用力的話,她不在乎多花這錢的。

                他們臉對臉站著,她恰好到他的耳朵,這個高度,接吻真是合適。而那張臉,多么像多年前與她纏綿的臉,蓁川曾經說過,我愛你,一生一世,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霓生眼神憂傷地看著藍燁,伸出手去撫摸他,他的眼睛,他的眉毛,多么完美,多么年輕,如果有愛情,到現在,她依然想著愛情。女人,到什么時候都不會忘記愛情這檔子事情,即使知道它是毒藥,是消費不起的奢侈品。

                她的手有些許顫抖,然后,眼淚就下來了。

                姐姐,藍燁叫著她,從后面抱起她,然后往床邊走去。

                他撕扯著她的衣服,她一動不動。

                一分鐘之后,她赤條條地躺在床上了。

                三十歲,身材還沒有走樣,雖然做過了兩次流產,可是,依舊是飽滿的生動的光滑的細膩的,是一粒成熟的果實。

                藍燁也脫著衣服。

                在看他脫掉內褲之前的剎那,她忽然說,你走吧,我包里有兩千塊錢,你走吧,快走。她忽然這樣煩躁起來,無比地煩躁。

              1.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2. 本故事地址:http://www.yjbx.tw/aiqing/27622.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