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p3fdv"></th>

          <th id="p3fdv"><progress id="p3fdv"><listing id="p3fdv"></listing></progress></th>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讀者文摘 > 歷史 > 蔣介石34處行館里的秘密

                蔣介石34處行館里的秘密

                時間:2018-09-20 作者: 劉暢

                1949年歲末,蔣介石落腳臺灣。此后26年,他長居孤島,那里留下了他最后的印記,其中包括為數眾多的行館。日前出版的《蔣介石后傳》刊登了大量罕見的蔣介石行館照片,詳細記錄了蔣介石與宋美齡晚年的活動軌跡。本書作者師永剛在美國通過越洋電話,接受了記者的專訪。

                裝修大致只算中上水準

                蔣介石的行館,特指蔣介石在臺各地出行、視察和度假的住所。臺灣到底有多少蔣介石的行館,至今沒人搞得清楚。史料記載他有47處行館,相關紀錄片稱只有27處,部分學者又認為其專屬行館僅19處。

                我們找到臺灣政府部門的資料,有據可依的應該有34處。《蔣介石后傳》作者師永剛說,蔣介石的行館之所以備受關注,是因為行館幾乎遍布全臺風景絕勝之地,軍事管制嚴密,如同封建時代皇帝的行宮般難以接近,人們想象其中必然富麗堂皇,是特權的象征。但師永剛經過走訪發現:蔣介石自奉儉樸,各地行館大部分是當年日據時期政要的房舍,略加翻修,裝修大致只算中上水準。

                不過,這些行館絕非普通建筑可比,環境清幽、隱蔽性強、足以應對突發狀況,是蔣介石選擇行館的三大特點。師永剛把34處行館分成4類。一類是蔣介石父子長期定居的官邸,如士林官邸、草山行館、中興賓館等。兩蔣習慣在官邸接見訪賓、商議大事,因此這類寓所有相當濃厚的政治意義,戒備與崗哨也異常森嚴。另一類是專為蔣介石巡行、避暑而興建或改建的處所,像日月潭涵碧樓、角板山貴賓館等。初到臺灣時,兩岸形勢緊張,蔣介石特地在這些地方加強各種應變規劃與避難設施的建設,其中甚至設有臨時指揮所,以應付突襲或轟炸等緊急事故。第三類是蔣介石巡行時,地方政府或單位提供的臨時休憩處。師永剛發現,這也是蔣介石行館中數量最多的一類。最后一類,是蔣介石平日在重要辦公處所周邊臨時休憩的地方,往往不在行程規劃中出現,不為人知,卻是他常常逗留之處。師永剛印象比較深的有陽明山中山樓,它是國民政府重要的接待外賓地點,外圍有不少供蔣介石暫時休憩、泡溫泉的場所。

                行館和一系列歷史事件緊密相連

                早在清代就是臺灣八景之一的高雄市西子灣,在國民黨退至臺灣后,成為蔣介石在臺灣南部地區的首要行館與臨時指揮部。1958年金門炮戰爆發,這里就是蔣介石運籌規劃的基地。

                兩層樓的西子灣行館,綠墻白瓦,每層樓面積約429平方米,行館內可眺望西子灣美景。西子灣沙灘廣闊,蔣介石與宋美齡常在沙灘散步、觀落日。當時擔任戒備任務的海軍為確保安全,常派驅逐艦警戒,并派一排陸戰隊士兵與兩輛水陸兩用戰車在灘頭防衛。金門炮戰期間,為便于指揮,臺灣軍方在鄰近行館處,設置了地下臨時戰情指揮中心,并設有碉堡式警衛室,還配備了具有防原子輻射功能的三道金屬大門,門厚均超過10厘米。

                直到上世紀70年代,蔣介石日漸衰老,不耐浪濤聲打擾睡眠,移居澄清湖,西子灣行館才漸漸退出歷史舞臺。師永剛說,每一座行館里都發生過不同的故事,有些甚至直接影響中國當代史。

                比如,草山御賓館見證了蔣介石清黨與孫立人兵變案;在大溪行館,蔣經國促成張學良和蔣介石重逢;澄清湖行館是蔣孔宋三大家族最后在臺的聚會場所。行館看似靜默無語,實際卻波濤洶涌。

                蔣介石的生活是朝六晚九

                在所有行館中,最為人熟知且最具代表性的是士林官邸。師永剛發現,士林官邸雖然有大片的園藝用地,布局卻較為儉樸。絲毫沒有深宮大院的感覺。不論是蔣介石與宋美齡生活起居的正館,還是警衛工作人員駐守的營房,墻面與周邊樹林的色調都是一致的。

                士林官邸內客廳、臥室使用的家具材質均是紅木,有的家具還是由大陸運來的老古董。正房入門處的巨龍木雕屏風,是宋美齡當年的嫁妝。據說蔣介石有怪癖,喜歡照相卻不愛照鏡子,所以臥房與盥洗室的鏡子都會拿白布遮住。

                蔣介石生活相當有規律,早、中、晚均會靜坐30分鐘。每天早晨6點起床,之后念詩、做運動、禱告、靜坐,然后開始寫日記、看書報、散步。早餐多是小籠包、餛飩、蝦仁吐司等點心,加上木瓜等水果;他不喝茶也不喝咖啡,愛喝溫開水。

                晚餐是全家人一起吃飯的時間,餐后除了散步,蔣介石有時會與宋美齡乘車外出,9點準時就寢,即使看電影也不例外——他會在看到一半時返回。醫官熊丸曾回憶,蔣介石睡眠狀況始終不太好,要靠藥物入眠。夜貓子宋美齡每天約午夜1點就寢,晚上常會找人下棋、打橋牌,孔家二小姐孔令偉和陳誠夫人譚祥也會不時找她聊天。

                談起行館的種種往事,師永剛感慨萬千:細數過往風風雨雨,每一處行館都是蔣介石在臺歲月的縮影,呈現著蔣介石最后26年的所思、所想、所為,不但反映出蔣氏王朝日漸落寞的命運,也讓人看到歲月無情,任憑何許人也,總也逃不過歷史洪流的淘洗。

                這篇文章地址是:http://www.yjbx.tw/duzhe/lishi/27531.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