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p3fdv"></th>

          <th id="p3fdv"><progress id="p3fdv"><listing id="p3fdv"></listing></progress></th>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讀者文摘 > 人世間 > 結了婚的愛情

                結了婚的愛情

                時間:2018-09-06 作者: 葉子

                小米原以為向往已久的婚姻會花團錦簇,沒想到結婚才幾天,她就陷入了夫家與娘家的紛爭。

                那天,她回娘家取東西,父親嚴肅地指著沙發說:你坐下,我有話對你說。小米一看架勢不對,乖乖坐下來。父親說:我們提出讓小順買房,他說手頭只有8萬塊,我們決定出15萬幫你們,但房本要寫你的名字,而且要做你個人財產公證,萬一以后鬧別扭,你不會人財兩空。小米傻眼了,囁嚅道:都結婚了,房子還公證,小順還不跟我急?大哥冷冷地插嘴:你看著辦。不去公證,到時候吃虧了,別怪我們沒提醒你。

                回家后,婆婆坐在客廳看電視。看到小米,婆婆眉飛色舞:小順這孩子,我真沒白疼他,花1000多塊錢給我買一新手機。小米心里很堵,母親為了幫她買房,平時一分錢都不愿多花。

                晚上12點多,小順才回來,滿身酒氣。小米皺皺眉頭,關了門,冷冷地說:小順,我們可以買房了。我爸媽給了我15萬。”“真的?小順眼睛一亮,醉意跑了一大半。不過爸媽要房本上寫我的名字,還要去做個人財產公證。小順愣了一會兒,悶悶道:行,公證就公證吧!兩人默默躺下,小米覺得有些對不住小順,伸手抱住小順的腰,她想說些什么,又不知道該說什么。

                房子買了,售樓小姐請他們寫名字。小米和小順對看一眼,小順說:寫你的吧。小米拿起筆,寫上自己的名字。小順又瞞著母親,和小米悄悄做了房產公證。拿著公證書,上面的名字極為刺眼,小米低著頭說:對不起,小順,這是我爸媽的主意,你千萬要相信我。小順沉默一會兒,沖小米笑笑:我就沒在意這團廢紙。

                這天小順約好友大謝喝酒。酒精一刺激,小順啥話都說了:哥們兒,我心里難受啊。小米家要新房就寫小米的名字,還做了個人財產公證。”“什么?這種老婆你也娶!換了我,立馬休了她!大謝生氣地拍桌子。小順苦笑。結婚的時候,滿腦子要恩愛百年,沒想到剛幾天……

                搬新房那天,大謝喝醉了。小米婆婆沏了一杯濃茶給他喝。大謝神秘地湊近小米婆婆:阿姨,我跟你說件事。”“什么事?小米婆婆有些詫異。這套新房寫的是小米的名字,還做了個人財產公證。小米婆婆臉上的笑容凍結了。她沖進兒子房間開始翻箱倒柜。柜子就那么幾個,全沒上鎖,房產證和公證書很快就找到了。她臉都綠了,駭人地尖叫起來:小順!你過來!小順聽到母親的聲音瘆得慌,趕緊跑過來。

                婆婆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訴:小順,我白養活你了,你不是答應我房子要寫你的名字嗎?怎么變成小米的了……既然小米娘家算這么清楚,那讓小米3個月后必須拿8萬塊錢給我。不然憑什么房產就寫她的名字?小順捂著頭蹲在地上。小米欲哭無淚,無從辯解。

                晚上,小米陰沉著臉責怪小順:公證的事是你告訴媽的吧。你不愿意公證,早說啊,何必讓所有親戚朋友看咱家的笑話!小順睜大眼,他本就不愛說話,現在更不想辯解。

                家里的空氣令人窒息。小米待不下去,就回娘家了。下車時,腳下一絆,小米沒防備,跌倒了,小腹一陣劇痛,一條血蚯蚓從褲管里爬出來。

                孩子沒有了。小米蒼白著臉在床上躺了幾天,可是小順沒有出現。

                小米回到新房,小順坐在沙發上抽煙,房間里都是嗆人的煙霧。小米哭著說:小順,咱們的孩子沒有了。小順突然間爆發了:你是故意的嗎?為什么拿我們的孩子來報復我!大不了離婚!帶著你的房產公證書回家去吧!

                小米躺到床上,被子里填滿她的哭聲。小順躺在沙發上,迷迷糊糊睡著了。凌晨5點,他被電話驚醒,發現身上多了一條薄被,顯然是小米幫他蓋的,小順鼻子一陣酸楚。電話那頭說,大伯父去世了,突發性心肌梗塞,要他回鄉下奔喪。小順的身體冷得發抖。小米也被驚醒了。她站在小順身邊低聲說:我跟你一起去參加大伯父的葬禮。小順有些意外,看了小米一眼,眼神柔軟下來。這個時候小米不出面,那么多親戚一人問一句,他恐怕得難堪得鉆到地底下去。

                顛簸了50多公里的山路,終于到了鄉下。小米看見渾身僵硬的大伯父直挺挺躺著,大伯母像一下子老了十幾歲,反復哭訴:你怎么扔下我一個人呢。小米的心一驚,原來女人是死不起丈夫的。小順的心抽痛,下意識看了小米一眼,小米也睜著一雙紅腫的眼睛正在看他。剎那間兩雙眼睛說了千言萬語,小順握緊小米的手,兩個人十指緊緊相扣。

                小米和小順跟隨人群默默走著。路邊,大伯父用過的東西在火光中一點一點地化為灰燼,幾片煙灰落到小米的身上。小米婆婆幫小米撣了撣煙灰。小米知道婆婆在向自己道歉,她的眼眶又紅了,攬住婆婆的肩膀,婆婆也抱住了小米的腰。

                這篇文章地址是:http://www.yjbx.tw/duzhe/renshi/27442.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