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p3fdv"></th>

          <th id="p3fdv"><progress id="p3fdv"><listing id="p3fdv"></listing></progress></th>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讀者文摘 > 人世間 > 她一直愛著我

                她一直愛著我

                時間:2018-09-06 作者: 秩名

                1

                11歲時,我就體驗到了電視里的那句廣告詞:感覺身體被掏空。夜晚,我起床上廁所的次數達到十幾次;冬天,體育課上最簡單的熱身運動,也能讓我汗如雨下。

                母親察覺出我的異常,第一時間帶我去了醫院。醫生拿著我的尿檢報告審視一番,隨即起身問道:檢驗科,剛才那個叫張小冉的,尿蛋白是四把加嗎?確認無誤嗎?得到對方肯定的答復后,醫生回到座位上,面色凝重:帶孩子去華西看看吧,我們這,看不了。華西醫院是治療疑難重癥的,聽醫生要我們去那里復查,母親眉頭緊鎖,變得不安起來。

                華西醫院的檢查報告顯示一切正常。母親不信,一再告知對方,我在另一所醫院查出尿蛋白選項有四把加。她一邊用手拉住檢查人員,一邊在挎包里翻找上一家醫院的尿檢報告。檢查人員猶豫了幾秒鐘,決定再為我查一次。果然,第二次尿檢報告上尿蛋白又是四把加

                醫生拿著報告,認真地給母親講解,我聽不懂,卻心里暗喜著:太好了,這幾天我可以不用去學校上課了。

                我牽著母親的手,一蹦一跳地跑下樓,剛走出華西醫院大門,母親哭了。這是我第一次見母親流淚,從這之后,她的淚腺閘門就好像被徹底打開了:我和表妹在家玩捉迷藏時,無意間推開廚房的門,看見小姨正拿著紙巾遞給母親,母親在哭;半夜起夜經過客廳,看見母親坐在沙發上抽煙,借著月色,仍然能看見母親眼角閃爍的淚光。

                從華西醫院回來,母親幫我向老師請了長假,我住進了醫院。母親開始變得很迷信,她固執地認為:她在本命年沒有穿紅衣服,才會招來霉運。在病床前,她和小姨念叨:我的本命年,可是為什么遭罪的是我女兒?我甘愿替女兒受罪。她花重金給我買了一塊小金佛,用紅繩子拴緊,讓我時刻帶在脖子上。

                2

                2002年,我上了初中。在摸清醫院看病的全套流程后,我拒絕了母親的陪同,獨自在醫院和學校之間穿梭,享受著挑大梁的快感。

                初二下學期的一次診察,醫生建議我換成激素治療試試,讓我把母親請進來,一起敲定方案。我自豪地說:我媽媽沒來,每次都是我一個人來。醫生說:你們母女倆真奇怪,每次都是一前一后地來,給你講完一遍,還得給你媽媽講。我很疑惑,走出門診部,用IC卡給母親打了個電話,告知她治療方案有變。沒想到5分鐘后她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原來,母親從來就沒放心過我,一直默默跟在后面。

                我選擇接受激素治療方案,并且每天心情愉悅地吃掉12顆潑尼松,僅僅因為覺得自己長些肉會變得更好看些。曾有親戚調侃,說我的肋骨可以彈琴,看著我就知道家里窮。我不甘示弱:我家才不窮,我媽媽賺的錢都買藥了,我的藥可貴了,有人體胎盤、有蜈蚣、還有鹿茸,貴得嚇死你。

                我的確從來沒有感覺到我家和貧窮二字沾邊:在同齡人都在趕公交車或者騎自行車上學時,母親怕我累著,給我買了一臺2000多元的電瓶車;后來,她又怕我往返醫院時會出什么緊急情況,給我買了一部手機。這兩款初中生界的奢侈品,讓我成為班級里走在前端的弄潮兒。后來我才得知,這些都是母親全年無休、用上完正常排班再連軸轉通宵夜班換回來的。

                3

                激素治療期間,藥物副作用特別強烈,剛輸上5分鐘液,嘔吐感就排山倒海地襲來。我再也不能一個人去輸液了,只能同意母親的陪同。

                每天中午,母親都挖空心思給我準備午餐,我卻什么也吃不下。有一天,母親買回來三菜一湯和一只烤鴨。母親擰下一個鴨腿,舉到我嘴邊,多少都得吃上一口。肥膩的鴨腿讓我反胃,我下意識用輸液的那只手使勁推開。沒想到,動作太大,輸液瓶被我扯了下來,砸在手背上,針口處開始冒血。

                母親一邊喊護士,一邊手忙腳亂地用紙巾幫我止血。我感覺到手背一陣火辣辣地疼,抑制不住怒火,抓起鴨腿使勁一甩,正好丟到了趕來的護士腳邊。母親一愣,接著抓起白色的泡沫飯盒,一股腦全丟進垃圾桶:變著花樣伺候你,你到底想干什么!說完轉頭離開了病房。我腦袋地一聲,坐在床上哭成了淚人。

                這篇文章地址是:http://www.yjbx.tw/duzhe/renshi/27445.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