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p3fdv"></th>

          <th id="p3fdv"><progress id="p3fdv"><listing id="p3fdv"></listing></progress></th>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讀者文摘 > 雜感隨想 > 誰是你最心愛的女人

                誰是你最心愛的女人

                時間:2018-09-06 作者: 秩名

                我的妻子叫陳鳳英,她有1/4的馬來西亞血統,沒有讀過書,但人很好,十分樸實,幾十年洗衣煮飯,幫我操持這個家。她幾乎不出去購物,她穿的衣服、鞋子包括家里的很多東西都是我買的。不過,我現在所有財產都記在她的名下,人家說這個公司是曹德旺的,但從法律關系上說是我妻子的。我為什么要做這樣的安排呢?這是因為在我還沒有富起來的時候,曾經對婚姻徘徊過。

                我們的結合完全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結婚前兩個人連面都沒見過,僅僅看過一張很小的黑白照片,所以我們沒有經歷過談戀愛的過程。結婚那一年是1969年,當時家里非常窮,生活很苦。

                剛一結婚,我就把她的嫁妝全部賣掉了,這些錢成為我做生意最初的本錢。有了這些錢我開始種植白木耳,然后拿到江西去賣,來回一趟可以賺七八百元錢。而她在家里伺候我生病的母親,一年到頭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很少。這就是我們的新婚燕爾,但她一句怨言也沒有。

                沒有想到,才跑第四趟,貨就被人家扣了,不但本錢賠了進去,還欠了村里人1000多元。很多人來向我要債,家里能賣的東西全都賣掉了,最后只剩下一小間房子,我對那些上門要債的人說:你們要是能拿走,也拿去。

                當時我就對妻子說:我現在一無所有,只余下一個人,實在不行,你可以再嫁人。我丈母娘說:胡說八道,你這么聰明,困難一定會渡過的,你放心回去吧,老婆孩子我給你養著。

                后來,我遇到了另一個女人,一個讓我想把家都扔掉的女人。那是20世紀70年代末,當時我們的生活已經有了很大好轉,不像剛結婚時那樣拮據。不過,雖然我做推銷賺到一些錢,但也只是一個富裕起來的農民而已,還沒有像現在這樣有能被稱得上事業的企業。就在那個時候,我在明溪(福建省明溪縣)愛上了一個女人。她很年輕,大約二十四五歲,已經結婚,有兩個孩子,我們都很投入,彼此覺得找到了一生的知音。

                當時我寫信給妻子,向她表明心跡。她不識字,信是我妹妹讀給她聽的。后來等我回到家,她也只是說:我知道配不上你,知道你是會走掉的,你如果真要走,就把房子和3個孩子留下來給我。我聽了又覺得非常對不起妻子。

                我面臨著一個選擇。一面是結發妻子,她為我默默奉獻了這么多年,吃了那么多苦,永遠無條件地信任我;另一面是紅顏知己,我們有刻骨銘心的感情,有共同語言。我那時很苦悶,不知道以后的路應該怎么走。后來我就去做調查,了解別人的生活。

                我選了100對有代表性的夫妻,有工人、醫生、干部、老師,也有老板,我發現并不是我一個人對家庭不滿意。讓我感觸比較深的是福州水表廠的一個朋友,他和太太兩個人,一個是科長,一個是團干部,可謂郎才女貌,他們是談了3年戀愛才結婚的,在我看來,應該幸福得不得了。然而,在我跟他們成了很好的朋友以后,才知道雙方都對家庭不太滿意,兩個人互相指責起來,不滿情緒一點兒不比我的少。

                當時我得出的結論是:沒有一個家庭是絕對幸福的。于是我開始思考,為什么會這樣?后來想通了——兩個人,來自不同的家庭,受著不同的教育,就會形成各自不同的觀念,談戀愛時,可能是求同存異,一旦真正生活到一起,就會有很多問題。既然這樣,我為什么要去考慮換家庭的事。想通之后,我就回到家鄉專心去辦玻璃廠了。

                后來我慢慢悟到,兩個人從素昧平生到成為一家人,這是緣分,應該好好珍惜、和睦相處,有困難的時候同舟共濟,發達之后更要不離不棄。

                我還有一個看法,就是男女之間還是要有真感情,像我和妻子,雖然直到現在我們也很少有時間交流感情,可她和我是患難夫妻,我們一起經過很多事情,這就是感情。

                我們結婚這么多年,很少去刻意培養感情,像電視劇里那樣,送讓對方驚喜的禮物或者相約吃個燭光晚餐、在月光下說些纏綿悱惻的話,我們都沒有過。我們的感情就像涓涓溪流一樣,無聲無息。

                一想到妻子嫁給我時還是一個純樸的少女,這么多年,無論發生什么樣的事情,她都始終如一地信任我,我就覺得有義務要盡到自己的責任,所以把所有財產都放在她的名下,我要讓她覺得安心,這輩子有依靠。我們雖然沒有那些激情如火的海誓山盟,但畢竟是攜手從青春走到白發,中間所有的悲傷和快樂都是連在一起的,這是一種血脈相連的感情,沒有經歷過的人體會不到。

                許多人為了做事業,經常要處理家庭和工作的矛盾,可是對我來說,這個矛盾根本不存在。妻子從來不會要求我這個要求我那個,她不需要我去哄她。現在想一想,這種安靜本分的感情難道不是一個專心做事的人最需要的感情嗎?

                這篇文章地址是:http://www.yjbx.tw/duzhe/zagan/27443.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