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p3fdv"></th>

          <th id="p3fdv"><progress id="p3fdv"><listing id="p3fdv"></listing></progress></th>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感人故事 > 最溫暖的姿勢

                最溫暖的姿勢

                時間:2017-12-16來源:網絡 作者: 我我

                  在一片茂密的森林里,一只母猴帶著孩子在快樂地嬉戲。一個老獵人和一個年輕的獵人出現了。異常的響動驚動了母猴,此時,警覺的母猴也看見了獵人和獵人手中的槍,獵人搜尋的目光正向母子倆的方向瞄著。
                  
                  母猴吱吱——”地叫起來,很不安,然而她并沒有逃跑的意思,而是睜大了眼睛,將小猴緊緊地護在身下,目不轉睛地盯著獵人。當年輕的獵人緩緩地舉起獵槍時,面對黑洞洞的槍口,母猴突然直起身來,向著獵人的方向,仰著頭,將胸膛對準槍口,然后掄起兩只長臂,狠狠地拍打著自己的胸口,一下,兩下,三下……
                  
                  年輕的獵人很是驚奇。
                  
                  突然,母猴一低頭,一把摟過身下的小猴子,用力地將它舉過頭頂……
                  
                  母猴就這樣舉著小猴,對著獵人的槍口,雕塑一般。
                  
                  它為什么要這樣做?年輕的獵人顯然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奇怪的情形,他竟忘記了扣動扳擊。他轉身向老獵人尋求答案,老獵人神情嚴肅,聲音忽然顫抖起來,老獵人說,他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但他聽說過,猴媽媽不知道槍口是可以移動的,它以為,只要將小猴舉過槍口的高度就能避開子彈。所以它十分努力地舉著它的孩子,并勇敢地將胸膛呈現在獵人面前。面對死亡,猴媽媽沒有想到逃跑,它想的只是用自己的胸膛去擋住子彈,用自己的生命換取孩子的生命!以前也只是聽說,沒想到這次真的遇見了。老獵人的眼眶里有了淚光,年輕的獵人也無力地放下了槍。
                  
                  這是一只偉大的猴媽媽。
                  
                  目光回到生活中。一家人住在一套用木板隔成的兩層商用閣樓上,有爸爸、媽媽和兩個女兒三個兒子。樓下還住著兩名雇工。母親半夜被一股刺鼻的煙味嗆醒,失火了!當她把所有人從夢中叫醒,樓下已是一片火海,大門的出路被封,他們被困在大火之中。所有人都驚恐萬分,聚攏在二樓。幸好閣摟上的天棚很薄,砸開它,就可以翻墻逃生。爸爸帶著兩個雇工迅速砸開天花板,搶先翻過墻頭。父親出去后,只顧呼喚鄰居救火,無暇再顧及母子六人。高墻里面,大火離母親和五個孩子越來越近了。五個孩子中,最高的也僅有154米,而墻有兩米多高。他們沒法單獨攀上去。幸運的是,墻頭上有一個雇工留了下來,他一手緊抓房頂橫梁,另一只手伸向墻內的母親和五個孩子。別怕,踩著媽媽的手,爬上去!母親蹲在地上,兩手交叉捧牢大兒子的腳,用力向上一托,雇工一拉,大兒子翻過墻頭。用同樣的辦法,母親把二兒子和小兒子一一舉過了墻。
                  
                  此刻,火舌已逼近身邊不足三尺,母親用力拉過二女兒。此時,煙熏火烤,她的力氣快用盡了,渾身不停地顫抖著。大女兒急中生智,協助媽媽把妹妹舉過了墻。火海中,僅剩母女倆。但母親仍吃力地將女兒拉了過來,拼盡最后一口氣,將大女兒托上墻頭……當大女兒想把手伸向母親的時候,母親的手無力地滑落,一股大火突然竄了上來,工人只好抱著她跳下墻,轉眼間,大火吞沒了一切。墻外,五個孩子狠命地捶打著墻,哭喊著媽媽。而墻內的母親沒有一絲回應。消防人員趕到了,20分鐘后大火被撲滅了。人們趕緊進去尋找這位母親,看到的卻是讓人震撼的一幕:母親跪在樓閣內的墻邊,雙手上揚,一直保持著往上托孩子的動作。
                  
                  這個故事就發生在2002年的深圳,人們永遠記住了這位偉大的母親一一盧映雪。
                  
                  我也很長時間沒見到母親面了。今年五一節,我偕新婚的妻子回農村老家的時候,剛一進院門,就見母親掂著腳從屋子里飛出來,雖然頭上有了些白發,但臉上的皺紋全都舒展開來,一個勁兒地問,又像是自言自語,回來好,回來好。接著又像是埋怨我們,你們都忙,還回來干啥?反復地念叨著,把我們接進屋里。然后又急急地問我們:吃飯了嗎?我有暈車的毛病,說不餓。母親嗔怪道:我可不管你,我兒媳可得吃。妻子笑著說真有些餓了,媽你就給我下點面條吧,我愛吃您的手搟面。母親像得了圣旨,高興地忙活起來。母親生起爐火,又麻利地做了手搟面。母親煮面條的時候,我站在她旁邊,她彎下腰,瘦弱的脊背拱起像一座獨木橋,身子愈顯單薄,我突然覺得心酸,不敢再直視她的背。那背,是我小時候曾經攀過的,是我兒時的快樂源泉。母親就這樣彎著背,煮著面,爐火正旺,映得她的臉通紅,她那背竟像一座橋,將一絲絲溫暖,從橋那邊輸送過來,暖著我的心。
                  
                  我突然想起詩人余光中的一首小詩: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長大后/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我在這頭/娘在那頭/后來呵/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我在外頭/母親在里頭。或許這首詩也能表達所有兒女對母親的愛戀吧。
                  
                  母親在每個人心中的分量都是那樣的重。在大自然和人類世界中,母親的姿勢就是將孩子舉過頭項,就是為孩子搭起一座橋,即使天人永隔,也將那一份濃濃的愛凝結成永恒而溫暖的姿勢,擱在你的案頭。 

              1.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2. 本故事地址:http://www.yjbx.tw/gandong/25806.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