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p3fdv"></th>

          <th id="p3fdv"><progress id="p3fdv"><listing id="p3fdv"></listing></progress></th>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鬼故事 > 聊齋故事之鬼仙

                聊齋故事之鬼仙

                時間:2018-07-22來源:故事網 作者: 胡太華

                  長遠縣王璇,暴病而死,魂魄來到地府,閻王勘察生死簿,發覺王璇陽壽未盡,乃小鬼抓錯了人,忙責令送她還生。

                  小鬼不敢怠慢,可是回到陽間一瞧,王璇尸體已經腐爛,鬼卒擔心閻王怪罪,跟王璇商量“人做鬼則辛苦,鬼成仙則快樂。我讓你做一名鬼仙,逍遙快活,何必做人?”王璇心想“尸體沒了,做人不成,做做鬼仙也未嘗不可。”于是點了點頭。

                  鬼卒道:“離此地不遠有一正在煉丹的仙翁,已煉成金丹。我去將金丹偷來送給你服用,從此后魂魄不散,長存不死。縱橫紅塵,隨心所欲,你愿意嗎?”

                  王璇大喜,忙道:“愿意,愿意。”

                  鬼卒在前引路,至一宅院,宅院深深,僅有一仙。月光下一位仙翁,抬頭望月,緩緩吐氣,專身練功。一粒金丹藏在屋中。鬼卒疾步進屋把金丹一把抓在手里,命王璇張嘴。將金丹塞進她肚中。

                  金丹被偷,仙翁不驚又不怒,自忖金丹有了很好的歸處,微笑離去。

                  王璇也與鬼卒分別,王璇回到家中。她丈夫劉生不知詳情,非常詫異,王璇告知事情的來龍去脈。劉生才恍然大悟,非常歡喜。

                  爾后王璇在家中住下,飲食起居,一如平時。一日,劉生的朋友賈某,前來拜訪,一番寒暄后,劉生就把他的妻子王璇是鬼仙的事情告訴了賈某。并且叮囑賈某守口如瓶,不要跟任何人透露,賈某點頭答應。賈某對劉生說道:“我與你交情很深。如今我有危難。你的妻子王璇身懷異術,可以游走四方,你愿意說服你的妻子幫助我嗎?”

                  劉生唯唯答應。賈某又道:“你的妻子如今乃鬼仙,神通非凡,醫病不用藥,且能知過去未來,她要幫助普通凡人的事情應該是易如反掌。”

                  劉生道:“放心,她絕對會做到的。”

                  劉生對王璇說了賈某的話,王璇側頭想了想,便答應了。他們結伴游山玩水。這一日一條大河橫在他們眼前,劉生找來一條小船。劉生和王璇擺渡,賈某和他的小妾婉珍坐在船上。賈某一看時機已到,故意在河中心的船上身體搖晃。婉珍在旁邊扶他,賈某順勢把婉珍推入水里。

                  他們來到山西地界,聽百姓們言語中提起:此地有太行山,山中有個靜月庵,他們路過靜月庵,賈某看見一個酷似婉珍的女子正在靜月庵門前走動。賈某做賊心虛,慌忙拉著劉生下山

                  王璇悄悄跟劉生說:“賈某不是一個好人。”劉生點頭,回到府邸。

                  有一日,劉生在府邸喝茶。仆人稟報:“賈某貼身奴仆賈六求見。”

                  賈六見到劉生求他帶著他的妻子王璇速到賈府給賈某看病。劉生猜想賈某一定把王璇是鬼仙的事情跟賈六說了。他們來到賈府。只見賈某昏倒在床,人事不知,拉被摸手,均無反應。

                  王璇對劉生小聲道:“賈某魂魄被勾,我這就去找回來,你隨機應變。”語畢,屋中刮起一陣微風,劉生心知杜明,知道王璇已經離去,對賈某的妻子道:“令兄雖然危急,不過還有救。”

                  賈某的妻子陳氏問“要用什么藥材,我吩咐下人去準備。”

                  劉生笑道:“無需用藥材,令兄并非生病,只不過魂魄離體,我已暗中派人前去尋找,且稍待片刻,咱們去大廳中喝杯茶水,如何?”

                  陳氏不敢推辭,領著劉生前往大廳歇息,送上香茗。

                  一個時辰后,王璇成功將賈某魂魄尋回,塞入軀殼,稟報給劉生知道。劉生聞言起身對陳氏道:“令兄病情已經痊愈,請隨我入屋查看。”來到屋中,賈某仍然沉睡不醒,陳氏問道:“你不是說他病好了嗎,怎么仍是昏迷不動?”

                  劉生道:“別急,令兄昏迷時間過長,魂魄雖已歸位,但血液尚未暢通。你且用手摸他,不出片刻,便會醒轉。”

                  陳氏依言撫摸賈某手掌,過不大會兒,只聽得一聲呻吟,賈某睜開眼來。陳氏驚詫,忙問賈某事情經過,賈某回憶道:“我在山路上游玩,忽然間不知哪里冒出一名女子,跪在我前面讓我救她。她后面有一個騎著駿馬,挽弓搭箭的男子。男子對我說,此女乃是狐妖,你不要救她,我要打死她。男子說完就要殺死我眼前的這位女子。女子又開口讓我救她。我便對那個男子說,不論此女是狐是人我給你金銀買下她。因為害怕獵人再次追殺,女子跟隨我回家。回到家里她非要做我的小妾。招致夫人你對我的怨恨。我不敢跟她相處了,就讓她該哪里來的,就回哪里去,不料此女就是賴著不走,說我有危險,要報恩救我。想起我們夫妻恩愛,想到她賴著不走我將會失去妻子,就找了個借口,假說帶她出外游玩就把她推入河水里。豈料那女子真是狐妖,昨晚我上床剛一入睡。就感覺有妖在吸我精血。我猛力掙扎。她就把我的魂魄勾走了。恰在此時,夫人你在我面前憑空出現,撫摸我的手掌,只覺得恍恍惚惚像做了一個噩夢。”

                  賈某病愈,劉生告辭離去。回到家中王璇對劉生說道:“你的那個朋友賈某人品不端,謊話連篇,不可深交。他說的被他救的那個女子,不是狐妖。而是他誘騙來的良家女子,他現在的妻子才是鬼附身的人妖。賈某如果誘騙良家女子的惡習不改,陳氏就會要他的命了。”

                  劉生點頭贊成,跟王璇說:“那我們該怎么辦?見死不救嗎?”

                  王璇說:“如果我們救他過后,賈某知道改過自新,多做善事還可以活。如果他惡性難改,那就是自尋死路。天作孽猶可違,人作孽不可活。”

                  劉生聞言,便不再言語。拿出一百兩黃金賜予賈六,讓他提醒賈某防備陳氏,讓他更要謹慎看護賈某,賈某一旦有事就馬上告訴他。誰知賈六得了這樣一筆巨資,興高采烈離去,他不但不謹慎看護賈某反而瞞著賈某花天酒地,揮金如土。縣里衙役聞訊,心想“這人窮得叮當響,此刻卻身藏巨富,八成是偷來搶來的。”于是將賈六抓捕入獄,嚴刑拷打。賈六成日鬼混,身體早給掏空,連受了幾次刑罰,便給打死了。

                  賈六死后,魂魄念念不忘主人賈某,四面尋找,終于在煙花柳巷找到賈某,由于此時賈某也已經做鬼。二鬼就坐在一起喝酒,賈某喝得爛醉如泥,大喊大叫,亂發酒瘋,適逢劉生和王璇經過,聽到聲響,尋思昔日好友,做鬼還在此喧嘩。不成體統,忙上前安撫,言談中提到婉珍,賈某抓著劉生的手痛哭流涕。,十分后悔把婉珍推到河里。王璇告訴賈某婉珍那日被她所救并沒有死,現在就住在離此地不遠處的宅院里,婉珍被賈某推到河里的時候,肚中已經有了賈某的孩子。她給賈某生了一個男孩,現在母子二人的生活全靠劉生夫妻救濟。賈某聽罷嚎啕大哭,悔不當初。

                  就在這時那位仙翁從此處路過,上前查看,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上報玉帝。玉帝回復仙翁說“王璇無辜而死,做了鬼仙,妙手仁心,做了許多善事,親口敕封她為清道使,而劉生為人亦無過錯,他和婉珍還有姻緣,應當成全。至于賈某和賈六,品行邪蕩,已被發配至鐵圍山做苦力。仙翁謹記在心,當即陪同劉生回到家中。

                  劉生回到家里,聽從王璇囑托,把婉珍娶到家中。劉生把賈某和婉珍的孩子當作自己的孩子精心撫養,直至把他養大成人做了道臺,劉生才撒手人寰去找王璇。

                  從此后,婉珍每日吃素。每晚都點燃香燭拜謝王璇鬼仙的恩德。劉生和婉珍的后輩子子孫孫,盡皆品德高尚,大富大貴。

              1.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2. 本故事地址:http://www.yjbx.tw/guigushi/27213.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