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p3fdv"></th>

          <th id="p3fdv"><progress id="p3fdv"><listing id="p3fdv"></listing></progress></th>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故事匯 > 故事會 > 村主任的爹被抓了

                村主任的爹被抓了

                時間:2018-10-05來源:故事會 作者: 馬世廣

                這天,一條消息像是長了翅膀一樣,迅速在劉家屯傳開了,說是村主任的老爹老劉頭到村邊公路上曬麥子,不知道被一些什么人給抓走了,還拉走了滿滿的一車麥子!村民們聽了不禁心中一震,難道這是真的?

                在村邊的公路上曬麥子,會引發交通事故,這個大家都知道。去年,一輛滿載貨物的卡車,就是因為公路上曬了麥子,一頭撞到了路旁的溝里,差點鬧出人命來。今年,上級加大了宣傳力度,可村民們哪管這些?這不,麥子還沒有收割,就跑到公路上,用不同顏色的油漆寫上字,或者做上記號,把一段段公路劃為己有,做好晾曬的準備。

                村主任的老爹老劉頭是村里第一個收割完麥子的,他二話沒說,就用手扶拖拉機把麥子拉到了公路上。公路上擺放著一塊警示牌:“嚴禁在公路上晾曬麥子”,老劉頭把警示牌移到一邊,接著就把車上的麥子一袋一袋地搬下來,攤到地上。可是沒有想到,麥子沒有攤開一半,突然從遠處過來了一輛卡車,“呼啦啦”,下來了幾個人,不容分說,把麥子重新裝進口袋,裝上車就要拉走,老劉頭哪里肯讓?拼命阻攔,到最后不但沒有攔下,竟然連老劉頭也給抓走了。

                不少村民都到劉家打探,以示關心。村主任劉光明臉都氣得變了色,手中的茶杯“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是什么人?膽子也太大了,真不把我這個村主任當干部了,竟然招呼不打一個,就把人抓走了!我爹就是犯了罪,要逮捕要法辦,也要和我打聲招呼吧,我畢竟是一級政府的負責人呀!”

                劉光明一個一個電話打出去,問遍了公路局、公路監理站、鄉政府、甚至縣委和縣政府等有關單位,大家都說不知道。再細問那些老劉頭被抓時的目擊者,都說他們只是老遠看見,等趕到那里,汽車已經開遠了,只看到那些抓人的人穿的是統一服裝,但不知道是什么部門的,也沒有看清汽車的牌號。

                這時,站在一邊的副村主任小李說話了:“如果他們抓了人不想說,再問也沒有用,我們不如來個‘引蛇出洞’。”接著,小李說了自己的計劃:再讓人拉一車麥子到公路上去曬,那些人肯定還會來抓人、拉麥子,到時候來個“人贓俱獲”,就什么都清楚了。劉光明覺得有道理,便依計而行。

                于是,第二天上午,小李又用手扶拖拉機拉著一車麥子來到公路上曬,劉光明等人則做好了人贓俱獲的準備。可是出人意料的是,小李把麥子都攤開了一個上午,那伙人卻連個人影都沒有,大家心里只是著急,卻一點辦法也沒有,劉光明不得不把人撤回了村里。

                太陽將要落山時,小李突然打來電話,說那些人來了。劉光明等人早已等不及了,立即騎著摩托車飛速地向公路上趕去。可是,事情往往是忙中出錯,由于走得太匆忙,劉光明一不小心連人帶車摔倒在路邊的溝子里,等到大家七手八腳地把他從摩托車底下拖出來,發現他的一條腿好像傷得不輕。劉光明雙手抱著腿,一個勁地喊疼。有人要撥打120,劉光明說:“不用了,我的腿沒有斷,我能堅持。”

                等到劉光明他們來到公路上,哪里還有那些人的影子?麥子早已經被人拉走了。小李說,來人什么也不說,只是裝麥子,自己也不敢強行阻攔。“嗨,都怨我!”劉光明懊惱地抓著頭發直嘆氣,唉,都怪自己摔了,耽誤了,偷雞不成又蝕一把米。

                第三天,劉光明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是一個叫什么“夏季公路環境綜合治理辦公室”打來的,大家都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么個部門。電話中說,老劉頭是他們抓走的,讓他這個當村主任的兒子馬上過去一趟,來時一定要多帶幾個錢,準備繳罰款。劉光明接了電話,讓小李主持好村里的工作,急匆匆地趕往縣城去了。

                當天中午,劉光明打回了電話,說這個“夏季公路環境綜合治理辦公室”,是縣里新成立的一個臨時部門,權力相當大。如果發現不聽勸阻、執意在公路上曬小麥的,可以沒收。如果當事人不合作,可以把人帶到縣里進行思想教育——實際上就是和蹲禁閉差不多,還要上繳罰款。那天,老劉頭就是因為倚仗自己是村主任的爹,態度蠻橫,結果不但被沒收了麥子,還被帶到縣里接受教育去了。劉光明讓小李轉告村民,千萬不要再到公路上曬麥子了,避免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還說自己一時回不去,要陪老爹在縣城親戚家住一段時間。聞聽此言,哪個村民還敢再到公路上曬麥子?    

                麥收結束了,劉光明和他的老爹也從縣城里回來了。當天晚上,劉光明家擺了簡單的宴席,入座的有劉光明、小李,還有老劉頭。只見劉光明和小李滿臉堆笑,討好似的不停地給老劉頭添酒、夾菜,老劉頭則一臉不高興,說:“我鄭重地告訴你們兩個小子,以后再有這樣的事情千萬不要找我,我都一把年紀了,被你們拿著當槍使,如果被別人知道,我的老臉往哪擱?”

                劉光明賠著笑臉,一迭聲地答應:“是,是,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麻煩您老人家了。”

                其實,這老劉頭被抓一事是劉光明導演的一場鬧劇,小李和老劉頭都是他安排的“演員”。原來,鄉政府為治理夏收季節公路曬糧這一亂象,讓劉光明立下了軍令狀:若本村村民有一人到公路上曬麥子,他就要在鄉總結大會上做檢查,扣發年終獎金。劉光明知道任務艱巨,只好耍了一點小聰明,演了這么一場戲。抓人的那些人和車都是劉光明從一個工廠里找的,工人們都穿著統一工裝,難怪目擊者認不出是什么部門的。“夏季公路環境綜合治理辦公室”是劉光明臨時編造出來的,他從摩托車上摔傷,也是裝的。老劉頭被“抓走”后只不過是到縣城的親戚家小住了幾天,而被拉走的麥子被直接賣給了國家糧庫……

              1.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2. 本故事地址:http://www.yjbx.tw/gushihui/2015/27586.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