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p3fdv"></th>

          <th id="p3fdv"><progress id="p3fdv"><listing id="p3fdv"></listing></progress></th>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故事匯 > 故事會 > 拼死吃河豚

                拼死吃河豚

                時間:2018-10-05來源:故事會 作者: 曲凡杰

                朱大量搞了一個養殖場,生意做得不錯,最近打算再搞一個,于是就寫了一份用地申請報告,請鎮長審批。

                鎮長姓燕,鎮上人都叫他“雁拔毛”,朱大量深知燕鎮長脾性,為了求他快點把報告批了,便在報告里夾了一千塊錢。

                沒料燕鎮長這回不拔毛了,他收下報告,卻把錢退還給了朱大量,還把他狠批了一頓。

                末了,燕鎮長問朱大量:“再建一個養殖場,銷路怎么樣?”

                朱大量說:“銷路不成問題,我已經跟南方江城兩家大酒店談妥了合作意向。”

                燕鎮長“哦”了一聲,想了想,說:“光有合作意向不行,得到實地去看過。這樣,你安排一下,過兩天,我抽幾個人陪你一起去跑一趟。”

                繞了半天彎子,原來船在這兒擱著!

                三天后,由燕鎮長親自組團的考察小組,一行五個人,坐上朱大量的“依維柯”出發了。這五個人中,除了朱大量和燕鎮長,剩下三個,一個是鎮辦公室主任劉黃,一個是鎮機關新來的宣傳干事麗麗,還有一個是秘書小鴛。

                劉主任把兩個小姑娘麗麗和小鴛介紹給朱大量,可朱大量一眼就看穿了:什么干事、秘書,分明就是燕鎮長和劉主任的情人。

                朱大量猜得不差,那個叫麗麗的小姑娘,確實就是燕鎮長包養的“二奶”。燕鎮長在縣城里給麗麗租了一套房,可這十八九歲的金絲雀在籠子里被關膩了,老是催燕鎮長帶她出去玩玩。燕鎮長何嘗不想瀟灑?可他是一鎮之長,外出要有正當理由,開銷要有人替他埋單,少了這兩條是瀟灑不起來的。所以這一次朱大量求上門來正好,借著幫助私營企業考察市場的機會把麗麗帶出去,理由冠冕堂皇,埋單的人也有,豈不正中下懷?

                但是燕鎮長考慮,光帶麗麗一個人去目標太大,他腦子一轉,決定把心腹劉黃也帶上,還示意他也再帶上一個。劉黃當然對燕鎮長的話心領神會,于是就邀了一個叫小鴛的小姐同去,充當他的秘書。

                兩個小姑娘一上車,就千嬌百媚地在燕鎮長和劉主任面前撒起嬌來。朱大量知道自己看透不能說透,所以就故意裝糊涂,只當沒看見,只管專心開自己的車。

                車到江城已經是下午五點了,在一家星級賓館安頓下來之后,也就到了吃晚飯的時間。朱大量本想安排燕鎮長一行在賓館就餐,誰知麗麗突然異想天開地說想吃河豚,偏偏賓館里沒有這道菜,燕鎮長笑著對朱大量說:“麗麗同志難得出來一次,咱們就滿足她一下吧!”

                朱大量猜想河豚肯定價格不菲,就有些心疼。他是百萬富翁不假,可一分一厘都來之不易啊!他心里挺不情愿,但嘴上又不好意思回絕,只能試探著說:“河豚是國家規定的禁食魚類,怕不好找吧?”

                想不到劉主任來過南方幾次,對這里的行情了如指掌,趕緊給燕鎮長獻殷勤,說市中心大街上就有賣河豚的餐館,而且還不止一家。

                這就把朱大量逼到了墻角,不答應也得答應,他只好咬咬牙充大方,對燕鎮長說:“走,只要街上有,咱就去吃。”

                五個人于是重新上車,一路問去,終于七拐八彎地找到一家野味餐館。

                進去剛坐定,服務生就遞上一本菜譜。麗麗搶過一看,叫一聲“哇塞”,指著上面一道菜說:“我只點這個!我就要吃河豚!”

                河豚自然成了主打菜,可其他的也不能將就啊,朱大量硬著頭皮又點了一大堆生猛海鮮。

                酒菜上齊后,那一缽河豚魚果然散發出誘人的香味,這五個人以前誰也沒領略過這玩意兒,于是就都爭先恐后地把筷子伸了過去。朱大量更是一句話不說,只管埋頭吃,他心說:“哼,光這河豚就八百多塊,不吃白不吃!”

                朱大量正吃得起勁,突然手一抖筷子掉到了地上,“撲通”一聲人也滑溜到桌子底下去了,四肢抽搐,口吐白沫。

                另外四個人一看嚇壞了,“呼”地站起身來。

                燕鎮長緊張地問劉主任:“怎么回事?”

                劉主任一拍腦門說:“糟了,古書上記載,河豚有毒,如果處理不當,吃了就會中毒。會不會是中毒了?”

                “啊!”麗麗一聽,嚇得一頭撲進燕鎮長的懷里。小鴛則緊緊抱住了劉主任的腰,驚問道,“我們會中毒嗎?我們真的要死了嗎?”

                燕鎮長的臉色也不對了,劉主任一看,趕緊說:“不過古書上也記載了一種解毒的藥。”

                燕鎮長就催劉主任:“都什么時候了,還賣關子!快說,什么解毒藥?”

                劉主任極不情愿地說了兩個字:“人尿。”

                “人尿?”兩個小姑娘立刻大呼小叫起來,“這怎么喝得下去呀?”

                麗麗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不喝,我不喝!”

                燕鎮長的臉拉長了,他心想:如果這回因為這個事情中毒而亡命他鄉,傳回去像什么話?他立刻拿出領導的威嚴,果斷地一揮手,說:“喝!在毒性沒有發作之前,每一個人都必須喝!趕快喝!”

                領導的話就是命令,兩個小姑娘只得閉了嘴。

                找人尿的差事自然由劉主任去辦,誰叫他是辦公室主任呢!只是,喝人尿畢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劉主任不好驚動店家,只好自己動手,拿了啤酒杯悄悄去廁所灌了一杯來。

                燕鎮長畢竟是領導,關鍵時刻就起到了示范帶頭作用,他率先接過杯子,“咕嚕”一聲喝了一大口,劉主任緊隨其后,也依樣畫葫蘆地喝了一口。那兩個小姑娘當然知道保命要緊,雖然一個黛眉緊鎖,一個嘴巴嘟起,不過最后也都捏著鼻子把這玩意兒喝了下去。

                這時候,朱大量還在地上躺著,劉主任問燕鎮長:“朱老板怎么辦?”

                燕鎮長說:“他中毒挺深,咱們得救他,你再去弄點兒來,給他多灌點下……”

                燕鎮長話還沒說完呢,誰知朱大量竟醒了過來,他慢慢坐起身,揉揉眼睛,看著大家,問道:“你們怎么都站著?快,快坐下吃呀!”

                劉主任吃不準朱大量到底是怎么回事,便趕緊把剛才他們幾個已經喝了解毒藥的事說給朱大量聽,末了還說:“我去給你弄些來吧,看來這土方子有用。你看,我們幾個喝了,現在不是都沒事了嗎?”

                可是朱大量卻朝劉主任搖搖手,說:“我中什么毒呀!不瞞你們說,我小時候有個癲癇的毛病,時不時地犯一回,后來有了錢,總算把這個病治好了,這十多年一直都沒再犯過。可誰知……誰知剛才點菜的時候,我看光一道河豚就得八百多塊錢,我……哎呀,真不好意思,我心里又著急又心疼,一不爭氣,這老毛病就又犯了。”

                原來是這么回事!

                可這頓飯現在誰還吃得下去呀,一想起剛才喝下去的那玩意兒,這幾個人個個肚子里翻江倒海,狂吐不止。

                劉主任一邊吐,一邊罵罵咧咧:“什么河……河豚,這不花錢的玩意兒,好吃難消化呀!”

                也許是這一句話觸動了燕鎮長,從那以后,他再也不敢雁過拔毛了。

              1.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2. 本故事地址:http://www.yjbx.tw/gushihui/2015/27591.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