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p3fdv"></th>

          <th id="p3fdv"><progress id="p3fdv"><listing id="p3fdv"></listing></progress></th>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情感故事會 > 用身體,拼接碎裂的午夜

                用身體,拼接碎裂的午夜

                時間:2018-09-12來源:網絡 作者: 秩名

                凌晨,我手捧一杯拿鐵坐在電腦前,看著QQ好友欄里的頭像或明或暗總是覺得莫名的難過。一直,我的QQ都處于隱身狀態,我很安靜很安靜地看著他們上線或下線,但我從不說話。

                直到臨風的頭像驟然亮起。

                你來晚了,我說。

                他回復:對不起,突然有點事情。

                還能什么事情呢?大抵不過是人家夫妻間正常的床上運動罷了。這樣想著,我抿著嘴唇,指尖迅速地敲打著鍵盤:總是要先滿足了她,才能偷偷摸摸地來見我,是嗎?男人不是通常都是激情結束之后就呼呼大睡的么?你卻不忘上網敷衍我,真是難為年紀一大把的你了。

                不是的,千黛,兒子又滋事了,和一個女網友去酒店,被查房的公安帶回警局了,我剛剛才把他贖回來。他無可奈何地解釋著。

                關于十七歲少年叛逆的事情,他從一開始就對我講過。而我,亦有相似的故事講給他聽。故事里我有一個十三歲的女兒,花蕾都尚未成型的年紀里,卻已失了身,這讓我絕望透頂。

                猶豫了片刻,我才道:你沒有動手打他吧?

                沒有,一路上我們都沒有任何的交談,我已經不知道該如何管教他了。他說。

                我也陪著他無可奈何,想安慰,卻找不出適合的詞匯。看了看屏幕下方的時間,我說:已經很晚了,你也早些休息吧,明天還要上班。

                你不是有事要告訴我么?他問。

                我輕輕揚起嘴角,說:臨風,明天我出差,去你的城市。

                見到臨風,他正站在空無一人的T臺上,手里握著對講機:三號燈,再強一點,好,就這樣。

                我倚在秀場門口,看著聚光燈下聚精會神專心致志工作的他。雖然他戴著鴨舌帽我看不清他的臉,雖然他的輪廓看上去有點貌不其揚,但是燈光下一半光芒四射一半幽深黑暗的心無旁騖的身影,卻讓我覺得這個男人很不錯。

                男人認真工作時的樣子最有魅力,是這樣的。我在最后一排最黑暗的角落里坐了下來,目不轉睛地注視著他。

                43歲的臨風是我的網友,譽響全國的潮流風尚服裝秀秀場導演之一。一年前我們在網絡上邂逅,開始只是不咸不淡的聊天,不知何時卻升華成談情說愛且愛得天昏地暗。現在,當虛幻終于可以落到現實,我的心里卻充滿獵奇的驚喜,并隱隱伴隨著某些不安定的因素。

                彩排終于結束,臨風扯下一直戴在頭上的耳機,坐在T臺邊沿,雙腳蕩在空中,神情悠閑地抽著一支香煙。

                我微笑著走上前去,說:你好。

                他頭也不抬地用指間的香煙指了指旁邊的側門,說:化妝間在后面。

                我不是來走秀的。我說,眼睛瞇成一道直線:我是來找你的,臨風。

                他怔了怔,抬頭看我。

                我慢慢斂了笑,很輕很輕地說:臨風,我是千黛。

                坐在綠茵閣咖啡臨街的落地窗前,臨風定定地注視著我,視線從未移開過半秒。

                我正襟危坐,低頭輕輕攪動著杯中的拿鐵,小心翼翼地抬眼與他對視,鼓起勇氣給他一個虛弱的笑容。

                我欺騙了他,22歲的我斷不會是一個十三歲女孩的母親,而我曾經向他傾訴女兒青春期的叛逆和我的無奈,甚至還告訴他一個中年婦女無愛無欲的生活死水一樣的悲哀。

                這些,統統都是謊話。

                ……生氣了嗎?不自覺地縮了縮肩膀,我楚楚可憐地看著他,喏喏開口。

                你什么時候回去?他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目光咄咄地反問。

                我別過頭,看著窗外午后帶著疲倦的陽光,用同樣的方式答非所問:很意外嗎?你想象中的我是什么樣子呢?你定不會和蓬頭垢面的中年怨婦調情的,那么,我是風韻猶存的寂寞少婦嗎?

                千黛,你是故意玩弄我的嗎?他低吼。

                他的眸子劍一般犀利,讓我不由自主地畏縮。可是一想到此行的目的,我還是大膽地承接著他的目光,微笑:不,當然不是。臨風,其實你早該想到的,我說過要在你懷里盛開成一朵妖嬈的花。

                他看著我的眼睛,像是在分辨真假。良久后終于作罷,末了沉沉地嘆了一口氣:走吧,我送你去酒店。

                我去了臨風的家,趁他在秀場的時候。

                開門的是家里的傭人。進入客廳,我看到一個穿著真絲黑色長裙的女人半躺在純白沙發上看電視。見到我,她慵懶地直起豐腴成熟的身體,天生溢滿風情的眸子從我身上一掃而過,一邊吩咐泡茶一邊淡定自若地問:請問小姐您是?

              1.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2. 本故事地址:http://www.yjbx.tw/qinggan/27476.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