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p3fdv"></th>

          <th id="p3fdv"><progress id="p3fdv"><listing id="p3fdv"></listing></progress></th>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情感故事會 > 舊愛新歡,誰在我身體里種下情花之毒

                舊愛新歡,誰在我身體里種下情花之毒

                時間:2018-09-14來源:故事網 作者: 盜盜

                溫和的安陽

                安陽是那種英俊溫和的男人,脾氣出奇的好,他能容忍杜小北的有些在她自己眼里看來都過分的舉動。杜小北想,這也是她跟他在一起的原因吧,畢竟,哪個女人不想被男人寵著,愛著呢?

                雖然安陽對杜小北很好,可是跟他在一起,總是讓杜小北覺得缺少了一點激情。認識的半年間,她跟安陽沒有過于曖昧的舉動。只是牽過兩次手,還是在過馬路的時候。每次約會到晚上九點。安陽一準會把杜小北送回家去。人家都說,戀愛的男女都嫌在一起的時間少,所以盡可能的整天膩在一起,甚至往死了膩。可杜小北之于安陽,倒像一個燙手的山芋。恨不得馬上丟掉。杜小北真的真的搞不懂這個男人,可杜小北又不想放開安陽。現在的安陽對于杜小北來說,就像是一根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又可惜。在杜小北有了這種想法后,杜小北開始認為自己是一個壞女人。

                也許,杜小北真的是一個壞女人吧。

                遇見曹也

                曹也有著一雙會勾人魂魄的藍色眼睛,有著跟安陽一樣的健康體魄,他跟安陽長得很像。杜小北第一次在酒吧見到曹也的時候。他端著酒杯一臉壞笑地向她走來,杜小北就以為是安陽,可隨后杜小北馬上就否認了這個想法。

                曹也是那種很酷很有型的男人。渾身上下透著一抹危險的氣息,像一只隨時捕捉獵物的兇殘的豹子。他喜歡穿著黑色的襯衫,胸前的扣子總是很凌亂地扣著,隱約鼴出里面的誘惑。

                安陽是那種永遠都一本正經的男人,喜歡穿著干凈的白襯衫,扣子系得一絲不茍,熨得平平的深色西褲,擦得锃亮的黑皮鞋,是永遠也不會來這種地方的乖寶寶。所以,這種想法在杜小北腦中只存留了一秒,便夭折了。

                雖然對曹也一無所知,但杜小北想她是愛上了曹也吧,要不然為什么在面對他時,杜小北的心里總是會像揣著一只小兔似的嘣嘣地亂跳呢?所以認識曹也的第一晚,杜小北便跟他回了住處。當杜小北在曹也的床上猛烈的擺動發出小獸一樣的尖叫時,一抹溫和的目光突然在杜小北腦海中浮現,那是安陽的眼睛,也只有他,才有這種溫和的眼神。

                在曹也的床上,想著安陽。杜小北想,她,真的是一個壞女人吧。很壞很壞的女人。

                拒婚

                看著面前單膝跪地捧著玫瑰向杜小北求婚的安陽,杜小北橫看豎看都覺得是自己看錯了。她使勁地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可面前的人不是安陽還能是誰呢。

                ?杜小北有點蒙,什么時候安陽也變得這么浪漫了?她還以為安陽永遠都是那個不解風情的傻小子呢。原來,原來榆木腦袋也會有開竅的時候。

                怎么了?小北。看著杜小北一臉的陰晴變化,安陽溫和的聲音里透著一抹緊張。

                沒什么。杜小北搖了搖頭。拿過安陽手里的玫瑰,湊在鼻子下聞了聞,然后抬頭,一臉的燦若桃花。很香哦!

                那,那你是答應了?安陽情緒有點激動。

                不。一個不字,杜小北拒絕了安陽的求婚。

                安陽一愣,為什么?

                杜小北聽到安陽問她為什么時。也愣住了。她該怎么回答安陽呢?

                要是安陽的求婚在她認識曹也之前,杜小北肯定會跳起來摟著安陽一頓狂吻,繼而會因興奮發出噪音般的尖叫聲。可是現在杜小北的心里只有那個名叫曹也的男人。

                杜小北想。到底她愛誰多一些呢?等她理清了頭緒再說吧。可是。她怎么可以同時喜歡上兩個男人昵。看來,她還真是一個壞女人。

                我們結婚吧

                曹也在浴室里洗澡的時候,杜小北就躺在曹也的床上望著頭頂的天花板發著呆。不知怎的,杜小北總覺得曹也怪怪的,卻說不出來哪里奇怪。

                她跟安陽在一起的時候,曹也總是很知趣的不給她打一個電話,就仿佛他這個人根本不存在一般。而且,曹也從來都是不允許杜小北在他這過夜的。有時,杜小北跟曹也做完愛后,也會狠狠地掐一下自己的大腿,看這一切是否是真實的。可是。大腿上傳來的疼痛感,卻是那么真實的疼著,容不得半分的虛假。

                杜小北覺得越來越迷惑不解,對安陽是。對曹也亦是。常常的,杜小北也會拿安陽跟曹也仔細比較。她覺得,如果說安陽是如水的月光,一點點小心翼翼地用它的光環溫柔地擁抱著她,那么曹也便是光芒強烈下的正午太陽,狂野地炙烤著她,烤得她窒息,似要融化了般。可是,可是她卻迷戀這種窒息的感覺,她在這樣想著的時候。曹也已經濕漉漉地從浴室里出來了。

                在想什么?曹也盯著杜小北,眼神邪邪地。嘴角帶著一抹似有似無的笑,眸子里有一簇小小的火焰在不安地跳動著。

                哦,沒有,那個……話還沒說完,杜小北就驚見到曹也的眼神,低頭一看,馬上紅了臉,趕緊手忙腳亂地拽起毛巾被。

                杜小北慌亂的模樣,讓曹也禁不住大笑了起來。

                討厭,你不許笑。杜小北撒嬌似的撅起了嘴。

                好,好,好,我不笑就是了。曹也走近,親昵地刮了刮杜小北的鼻子。小傻瓜,剛才想什么呢,那么認真?

              1.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2. 本故事地址:http://www.yjbx.tw/qinggan/27494.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