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p3fdv"></th>

          <th id="p3fdv"><progress id="p3fdv"><listing id="p3fdv"></listing></progress></th>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親情故事 > 藏在可樂里的愛

                藏在可樂里的愛

                時間:2018-10-06來源:網絡 作者: 佚名

                  因為我讀的市一中離家比較遠,母親決定到我讀書的學校附近租房陪讀,這件事被提出后,面對我的跳腳反對,相比氣得臉紅脖子粗的父親,母親一邊扭開一瓶可樂遞過來,一邊平靜地說:能跟我們說說為什么嗎?我看看可樂,又看看她這些年如一日的臉,說:就好像你突然給我喝可樂,不習慣。
                  
                  一瞬間,剛才還口若懸河的父親頓時不開口了,一向安靜的母親更安靜了。
                  
                  最終,我的反對無效,一向以給我民主和自由為教育宗旨的父親,強勢駁回了我所有關于住宿生活有多美好的條款,并告訴我,房子已經找好,我不得不從。
                  
                  搬家那天,是一個下午,天氣晴朗,有暖洋洋的風吹過,空氣中充滿了鳥語花香。好吧,我承認這是我的想象,實際上那天父親看了皇歷卻忘了看天氣,從前晚開始就一直在下暴雨。
                  
                  我打著小紅傘坐在大卡車的后廂,看著這些東西,有母親最喜歡的天鵝絨圓桌布,每天必用的咖啡機,剛買不久的面包機,在我家住了10年的魚缸;小時候我給母親畫過的像,被裱起來也帶了過來;還有那張我最喜歡的木書桌,與之配套的木方凳;甚至還有母親養得最好的綠蘿與吊蘭。母親是很會生活的人,想必是就算只住一年的出租房也要布置成家的溫馨。這可苦了工人們,一邊抱怨一邊搬東西,卻在接到母親遞過來的溫熱咖啡和每人額外的紅包后,都眉開眼笑。
                  
                  一切終于安頓下來已經是黃昏,母親在整理臥室,我去廚房轉轉,居然找到一排可樂。我想應該是父親為了安慰我,特意偷偷買來放在冰箱里的。我坐在陽臺的椅子上,喝著可樂,聽著收音機,看著暴雨在小區的水泥地上砸出一串串漣漪,偶爾有夾雜著雨星的風刮進來,空氣中盡是新生活要開始的不安與躁動。
                  
                  回過頭,看到母親站在身后,我下意識地把可樂往身后藏,母親笑了笑,說:買了就是拿來喝的。這回換我安靜了,居然是母親買的,可是她一向不喜歡這種東西,我只有在考第一名或者生日宴時才能提出喝可樂的要求,想想也是可憐。我正在想,母親笑著說:一會兒雨停了,我們去菜場吧,晚上給你燒排骨。
                  
                  雨后的菜市場有些積水,我跳著腳走,不留神踩到一片菜葉子差點滑倒,一只手及時撐住了我。是母親的手,還像從前那樣溫暖又柔軟,沒什么皺紋,完全不像50歲女人的手。母親的容貌也是如此,與年輕時并無太大變化,很多初次見面的人都以為她才30多歲。
                  
                  此刻母親的手握著我,我覺得暖心卻又想掙脫,記憶中就算是在我需要母愛陪伴的童年時光,我們也沒有如此親密過,更沒有一起逛過菜市場。
                  
                  母親是不需要買菜的,從小錦衣玉食的她,連地都不曾掃過。我見過母親年輕時候的照片,眼睛又大又明亮,一頭烏黑長發,抿著嘴唇,兩個小酒渦透出來的除了一點甜,還有一點倔強。這份倔強讓她違背父母的意愿,嫁給了當時還是窮酸書生的父親,所幸從戀愛到結婚一直被視若珍寶,菜都是父親買回來的,因為母親無法分辨青草與韭菜,也不知道花生是長在地里的,更記不住菜市場到底在家的哪個方位。母親生活上的白癡與那對倔強的酒渦都遺傳給了我。
                  
                  雖然人家都說我是母親的翻版,但記憶中母愛該有的擁抱、親吻、撫摸,我似乎都不曾有過。我是被外婆帶大的。在我的追問下,外婆告訴我,母親生下我后就一直生病,還患上了輕微的產后抑郁癥。那時候父親的事業已經有了起色,家里除了有外婆照顧我,還雇了保姆,母親更不需要買菜掃地,每日只是看書澆花,身子慢慢地就好了起來。與父親和我之間的感情,卻依然是淡淡的。
                  
                  母親的這種淡泊不光體現在待人接物,也體現在對我的教育上,即便我因為早戀被叫家長,出現在辦公室里的她依然是淡淡的表情,坐得很端莊,沉默地聽著班主任的訓斥一言不發,直到越來越激動的班主任說出小小年紀不害羞這種話,她的臉上終于有了異樣的神色,卻依然輕聲細語地說:我女兒不是那種孩子,我相信她,為人師表的您,最起碼不應該這樣說自己的學生吧?原來,我把天聊死的本領也是來自于她。
                  
                  早戀在那時的老師和家長眼里簡直是死罪,我以為我讓她丟了這么大的臉,這次總可以看到她歇斯底里的那一面了。卻沒想到,她只是牽著我的手,帶我回了家,還做了糖醋小排,飯桌上還有平時不允許喝的可樂。
                  
                  我從小讀的就是寄宿制雙語學校,很早就開始一個人生活,獨立性強到可怕,連少女的成長儀式都是自己問高年級學姐完成的。母親這種不打不罵、反而越加溫柔的表現,讓我開始不安。吃完飯,我主動收拾了碗筷,第一次沒有直接回臥室,而是坐下來跟她聊天,給她講我跟那個男生的故事。
                  
                  其實,兩個小孩子能做什么呢?只是每天凌晨,我都會打著背英語單詞的名義,跑去校園東北角的小樹林跟他見面。見了面也只是一起坐在石凳上,兩個人仰著頭,透過樹葉的縫隙,傻傻地看著天空從蒙著紗到變得清晰透亮。
                  
                  那個男生沒有我這么幸運,他被老師和家長同時狠狠訓斥,據說還被他爸用皮帶抽了一頓,在學校看到我連話都不敢再說,不久就轉學了。而我繼續在學校好好地念書,老師沒有再找過我,同學也都羨慕我有一個這樣的母親,開明、民主、尊重我。我想只是因為我完全遺傳了父親的暴躁脾氣,母親曾經說我是屬毛驢子的,需要順著毛摸。這大概是母親為數不多的幾句玩笑話,如果同學們知道母親大多數時候是平淡冷漠的,不知道還會不會羨慕。
                  
                  后來有一天,我收到一封信,落款居然是母親。信里是少女時期的各種注意事項,包括如何把握與異性交往的度。父親偷偷告訴我,寫這封信的時候母親很難過,她說想到連初長成人這么大的事,她都沒有第一時間在我身邊,突然覺得很心疼。
                  
                  父親說母親只是不喜歡表達,像我小時候,雖然她不抱我,卻經常半夜到外婆房里看我睡得好不好,每到考試后也總會提前買好可樂等我回來。我一直以為那都是父親買來的。父親告訴我,因為我從小愛吃糖,有兩顆蛀牙,母親從醫生那里聽到碳酸飲料不只對牙齒不好,還會導致夜間胃痛,所以才限制我喝可樂的次數。
                  
                  父親說因為我們是家人,無論性格相似或是不同,只要有愛,我們總是在一起的,無論關系親近與否,他跟母親是這樣,母親對我也是這樣,其實我們的心里始終是彼此深愛的。
                  
                  高一開學前一天去看分班,母親要送我去,我拒絕了,我說:你連方向感都沒有,到時候再丟了我,可就沒法跟你老公交代。母親可能是沒想到我會跟她開玩笑,張了張嘴,最終什么也沒說。
                  
                  看完分班跟好朋友走出校門,我愣住了,校門口對面的馬路石階上,母親穿著設計非常合身的洋裝和高跟鞋,手里拎著一只小包,正安靜地站在那里,在一群家長中看起來特別顯眼。看到我,她非常高興,微笑著沖我揮手,我走過去,她從包里掏出一瓶可樂遞給我。
                  
                  天空已經慢慢變成火紅色,我挽著母親的胳膊慢慢往租的房子走,誰也沒有開口。小區廣場上有很多小孩子在打鬧,他們的家長或噙著笑看著他們,或三兩個坐在一邊拉家常。母親突然說:以后每天下晚自習,我都在門口等你。
                  
                  我了一聲,盡量不讓母親發現,我想哭。

              1.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2. 本故事地址:http://www.yjbx.tw/qingqing/27605.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