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p3fdv"></th>

          <th id="p3fdv"><progress id="p3fdv"><listing id="p3fdv"></listing></progress></th>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網友故事 > 我的第一次約炮經歷

                我的第一次約炮經歷

                時間:2018-06-28來源:網絡 作者: 佚名

                事情已經過去一個月了。故事發生在杭州,我獨自一人奔赴酒球會李志的動靜音樂會,那天音樂會是晚8點開唱,7點需要入場,很多逼哥的狂熱粉絲5點就排起了長龍,只為了能站前排,因為逼哥的演唱會和音樂會都沒有座位一說。

                燥熱的天氣把人悶得心慌,大家都拿出手機聊天刷微博看朋友圈,but 我沒有,因為我不一樣,你也可以理解為我在強行裝逼。我著急的數著秒數,這是我第一次見逼哥,這個男人將要在離我只有幾米遠處唱那些牛逼的歌,想想都興奮不已。這就好比小時候在課堂憋了一泡尿不敢報告老師焦急著等待下課的心情一樣。

                就是在那個狹窄的樓道里,我第一次見到了她。我想不起她叫什么名字了,可能是名字很難記,又或許是我故意想忘掉吧。管他呢。

                我在人群中注意到她,當然是因為她漂亮,這點毋庸置疑,然而因為好看顯得特殊理由有點牽強,好看的多了去了。好啦說實話,主要是她回頭看了我三次,對,三次,絕對沒有記錯。天哪,那么多人,單單只獨她回頭看了我,而且有三次之多,會不會是對我有意思?會不會順便還能來一炮?想想就很激動。彼時她就是萬綠叢中一點紅,璀璨奪目!

                為了表達對逼哥的喜愛,大家簇擁著往門前靠,小小的樓道被擠得水泄不通,我也無意被擠到了她身邊。也許是我自己靠過來的,反正我不會承認。我能聞出她的洗發水用的是沙宣,根據味道的濃度判斷應該剛洗不久。

                7點很快就要到了,但那幾分鐘過得尤其漫長,大家的興奮點越來越高,我們被擠得左搖右晃,有幾次肢體碰觸的厲害,我一點都不覺得尷尬,反而覺得美好極了,她好像也沒覺得不好意思,微微一笑。我更大膽了,在進場前一分鐘鼓起勇氣問她要微信,沒想到她樂意的答應了。

                然而進場以后就被擠散了,我試圖搜尋,但是沒找著她。突然燈光一亮,現場就嗨翻了,設備早已經調好,主唱鼓手吉他手貝斯手鍵盤手很快入場,逼哥跟大家打了個招呼,平靜地說了幾句問候的話,在《下雨》的旋律里開啟了這場音樂盛宴。之后音樂會上的事跟故事沒多大關系,就不贅述。

                音樂會10點在幾句簡單的結尾致詞中結束,后續是吉他譜和T恤簽售活動,我這窮逼買不起又不想待著被看出窮,只能在興奮中離開,回到酒店躺在床上腦海里都是剛才的音樂會場景,回味無窮,太嗨了以至于全然忘了那個姑娘。

                故事如果就到這里結束那也就沒必要往下寫了。問題是我收到了她的微信消息,這才又重新想起了她。備注沒改——簡單,多么文藝小清新的名字啊,她跟我分享剛才的喜悅,哪幾首歌她最喜歡,哪幾張照片拍的很好爾爾……重點來了,聊著聊著就扯到約炮上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扯到那方面去了,如果非要問個究竟,我只能聊以慰藉地說: 人在特定的環境和情景中容易忘乎所以。

                聽說要約炮,毫不隱瞞地說,我無恥的硬了,滿腦子都是蒼井空波多野結衣,瞬間又把音樂會的事忘得一干二凈了。夜里12點,我拿起外衣套上鞋奔向如家301,回想起那晚,幾乎是沖著趕著跑過去的,此生之前我從來沒有那樣兇猛地迅速過。

                到了如家301的門口,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舉起的手突然又停下了,畢竟是第一次,說不害怕是不可能的。有那么一剎那,理性喚起了我的思考我還是個處男,第一次就這么交代了?這樣做是不是有悖道德有悖圣賢的教誨?我媽知道了會不會捶死我?……”當時腦神經的運轉速度不亞于光速。也許是她聽到了聲響,門忽然開了,一看到她的臉,那些諄諄教誨瞬間就隱匿了,心跳越來越快,撲通撲通撲通撲通……不管了,去你媽的圣賢去你媽的狗屁道德!

                她見了我微微一笑,沒有一丁點兒不好意思,側身邀我進去,好像妻子迎接下班回家的丈夫一樣自然。我有點懵逼了,在中國這是見不得人受道德譴責的事情啊,怎么表現得這么輕松這么自然?所以我猜測她不是第一次。哎,和之前想象的小清新完全搭不上邊兒啊!

                我躡手躡腳地走到床邊不自然地坐下,手足無措不知道接下來該干啥。她輕輕地關上門走過來,伸出手你好,我叫XXX我更懵逼了,這種事情很光彩么,怎么還自報家門,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是誰么?我要不要出于尊重,也自我介紹一下?最后還是報了,不過不是真名(其實報的是我室友的名字,我希望他永遠不要知道這件事)。

                是先洗還是先做?她望向我。臥槽,剛才因為有點思考心跳才恢復了一點平靜,聽到這話立馬又飛快蹦起來。我怎么知道啊,我又沒做過,于是我問了一句每每想起來都想抽自己一巴掌的二逼話你們一般是先洗再做,還是做完再洗?

                我忘不了那時姑娘尷尬的表情。

                她說先進去洗吧。我瞥見她走到浴室門外,脫了外套,又脫褲子,然后……好像是脫光了進去的,記不清了,因為不敢抬頭看,只埋頭猛刷微博掩飾自己慌亂的心。

                過了不知多久,她擦拭著頭發走出來,上半身無一物遮攔,只用浴巾裹了下半身,我一看到無恥地更硬了,如果不是有意克制,心臟非蹦出來不可。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裸體,雖然只有上半身。為了不讓她看出我身體有異樣,不待她坐下,我猛的從床上彈起,連鞋都沒脫沖進了浴室。

                趴在洗漱臺上,心還是狂跳不止,感覺口干舌燥,打開水龍頭喝了幾口,也順便沖了個頭,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有了一點清醒: 也不帥啊,怎么就和我約上了?臥槽,不會是設局騙我錢吧?摸了摸口袋,還好,只帶了房卡和手機,除了肉體也沒有其他可騙的。另外,我才發現浴室上半部分是透明玻璃的,大概位置在腰部以上,如家的設計真是用心良苦啊。為了不讓她覺得我慫,快速脫了衣服沖了個澡,心心念著——反正我又不吃虧。一想到這里突然心中暗喜,那些擔心和顧慮立刻煙消云散了。

                然后的事就是很自然而然的了。沒過多久我從她的眼神里看出來她好像有心事,于是就停下來問她其中原委,如此這般重復了好幾次。

                那是一個美好的夜晚,雖然我記不得她的名字,但是我記得她的臉,她的呻吟。慶幸的是,我從如家出來回到自己住的酒店的一路上,沒有被劫也沒有被敲詐,但為了謹慎起見我還是刪了她,當然,后來再也沒有見過她。

              1.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2. 本故事地址:http://www.yjbx.tw/wygushi/27061.html
                ------分隔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