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p3fdv"></th>

          <th id="p3fdv"><progress id="p3fdv"><listing id="p3fdv"></listing></progress></th>

                手機訪問 m.ttdu8.com

                故事會-故事會在線閱讀-天天故事網

                當前位置: 天天故事網 > 網友故事 > 我將傻妻賣到了山里

                我將傻妻賣到了山里

                時間:2018-09-29來源:網絡 作者: 秩名

                01

                我不知道,如果一個男人急切希望自己的妻子失蹤或者死亡是出于一種什么心態,但是我對妻子江梅麗就是這樣。

                若不是8年前我在一家木器廠意外失去了一只胳膊,我是死也不會娶她的。當初,介紹人說,這女子看著正常,就是智力有點小問題,所以,如果事情能成,禮金可以不要的。

                就是因為省了平常人家娶媳婦的5萬塊禮金,我媽就在一邊催促說,成了,成了,你都少了一只胳膊,別人不嫌棄就算了,何況娶個媳婦能生孩子,能做家務就成。

                就這樣,我娶了江梅麗。

                她個頭不高,不難看也不漂亮,但是那種帶著孩子般天真的眼神讓人一眼就看出她是一個傻子。她媽說,這孩子雖然不靈光,但是下地、家務都一把手。當天,江梅麗進廚房給一桿子人做了一頓手搟面,還搞了幾個小炒。事實證明,她的手藝確實不錯。

                因為是個傻媳婦,婚禮流程就省了。

                我對女人有著自己的要求,可是想起自己的境遇,卻只能勸慰自己。況且,江梅麗雖說不靈光,但是脫了衣服,一尊玉體還是豐盈白皙的。欲望的大門打開之后,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夜夜蹂躪江梅麗。

                我想,我對她是有點恨的。

                因為殘疾,我只能娶一個這樣的女人。而這樣的女人,生來就是來給我做牛做馬的。每天早上起來,江梅麗給我端來一碗水蒸蛋,地里的農活從來不讓我干。就連母親也閑了很多。可是我還是喜歡經常打罵她。

                我以為江梅麗同一般傻子一樣逆來順受,任人欺負。可是,我錯了。江梅麗只是懼怕我和母親,她在外人眼里卻是一個強悍的女人。

                我和幾個人打麻將。因為對方賴皮,輸了不給錢,我開罵了,之后,兩個人打了起來。失去一只胳膊的我實在不是那人的對手。不料江梅麗來了,她看到我被人推倒在地,拿起一塊磚頭直直地朝那人頭上砸去。

                我花了300塊給那人付了醫藥費。其實,我對江梅麗是感激的,但是從口袋掏錢的時候,我還是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那個晚上,江梅麗沒有上床,直直地跪在地上。我問她,為什么跪?她說,從小,在家呈做錯事,媽都讓我跪。我一聽笑了半天。

                她真是一個傻妻。

                我開始安慰過自己。她除去傻點,人還是不錯的。老實,能吃苦,對我服服帖帖,這輩子,我也應該知足。

                02

                我的婚姻就是在不斷的失意和安慰中持續著。

                漫長的兩年,那個工傷官司打完了。工廠給我賠了8萬塊錢。我在鎮子開了一家超市。最初兩年,經營不錯。我賺了一些錢,此后兩年,超市遍地開花。我覺得不轉行發展不下去了。于是,我一個人去了南方。

                我在浙江一個小城待了半個多月。那里工廠林立,服裝,小飾品驚人的便宜。我決定在老家城市開一個批發點。我花了10萬塊在批發市場盤了一個小攤位。因為進的貨物時尚,價格又實惠,我的客源很多。只一年功夫,我就站穩了腳。

                3年后,我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百萬富翁。

                6年,江梅麗黑了,瘦了。每次回家,她都歡喜地下廚給我做一碗手搟面。母親說,是該要個孩子了。曾經我打算去抱養一個孩子,我害怕江梅麗生的孩子遺傳弱智。現在,我卻真心希望有一個屬于自己的孩子。所以,母親說,要不找個人生一個,我們養著。我幾乎是沒有思索就答應了。

                我的首選對象是店里的員工林小。她二十歲出頭兒,活潑開朗,口齒伶俐,一口一個文哥文哥地叫我。我明白,她對我有意思。林小萬般相信我對她的感情,她知道,江梅麗是個傻子,也不過是個名存實亡的原配而已。我也對林小許諾,找到適當的理由,我一定和江梅麗離婚。

                我沒想到,我和林小的事情被一些好事者捅開。一天,江梅麗竟然提了把菜刀直搗批發市場。她追得林小滿市場跑,最后驚動了警察。林小給我打電話,許文,你老婆是個瘋子,她要殺了我你也不管嗎?

                我從派出所領回江梅麗,她一路低著頭不語。有時候,我想她到底是真傻,還是假傻。一個弱智的女人竟然還懂得用武力捍衛自己的婚姻。當天晚上,江梅麗又跪在了地上。這一次,我沒叫她起來,她一跪就是整夜。

                03

                我對江梅麗的恨堆積著。

                我打她,罵她,她不哭,不鬧。第二天,一碗水蒸蛋依舊會擺在我的面前。這個女人,傻得讓人生恨。她如果是個正常的女人,或許我要離婚,她會懂,可是現在,她拼死也要保住我。對于她而言,我就是她的天,她的命。

                江梅麗似乎是開竅了,我到哪里,她跟到哪里。我和司機去南方補貨,她也要硬跟著。半夜,車子從浙江開到安徽,我下車去方便。兩分鐘后,我上了車,車門一關,司機啟動了車子。行了一個多小時,司機突然問,你老婆呢?我恍然大悟,身邊的江梅麗消失了。我思索了許久,最后想到,她當時一定和我一起下車了。

                車子是單行道。無奈,我下了車,原路走回。一直到天亮,我才在半道上尋見江梅麗。看到我,她哇啦大哭。我罵她,真的害死人了。十二月的天,零下十多度,我的雙腳都走麻了。回到家里,母親看到我凍傷的腳心疼不已,她罵江梅麗,把你個傻子怎么沒丟?

                一語驚醒我。

                如果江梅麗意外丟失了,這應該和我沒任何關系了。可是我要怎么籌劃一個將她無意丟失的局呢?我嘗試過兩次,還是去南方城市。一次,我將她丟在一個小旅館整整兩天,結果我折回去,她還在那里等著我。一次,我和她在異鄉的街頭散了,整整一個多月,她沒音信,正當我覺得永遠擺脫了她的時候。她被一輛車子送了回來。原來,她和我走失后,先被人送到收容所,好心人把她照片掛在網絡上,一下子被熟識的人認了出來。

                江梅麗看到我萬分高興,孩子一樣撲過來,我瞪她一眼,她做錯事情似的低下了頭。收容所的人說,智障人士,一定要悉心看管,再走丟恐怕不好找了。

                可是再沒有比這更讓人沮喪的事情了。

              1. 免費訂閱最新好故事,微信號:aigushi360
              2. 本故事地址:http://www.yjbx.tw/wygushi/27561.html
                ------分隔線----------------------------